治疗心理创伤:选择治疗师

以下摘录自:范德考克的《身体从未忘记

“你一旦发现创伤后应激反应起源于求生本能,你也许就能够重新拾起面对你的内在旋律(或杂音)的勇气。但这时,你也许需要找到一个值得信任的人陪伴你,容纳你的感觉,帮助你聆听那些来自于情绪脑中的、最痛苦的信息。你需要一个不害怕你的恐惧、包容你最黑暗的狂怒的引导者,当你在寻找你隐藏多年的破碎经历时,这个人可以保护你的完整性。大多数受创伤的人需要一个稳定的锚点和大量的指引,才能从创伤中恢复。

“创伤治疗师的训练包括学习创伤、虐待和忽视的影响,掌握大量的技术来(1)帮助患者的情绪变得稳定和平静下来;(2)帮助他们放下创伤性记忆、停止创伤的重演;(3)帮助病人与其他人联系起来。在理想情况下,治疗师也要接受过他/她所使用的治疗方式。

虽然询问治疗师他们自己的生命挣扎是不恰当也是很失礼的,但询问他们曾经学习过的治疗方式,他们在哪里受过训练,他们个人是否接受过将要施行于你身上的治疗方式、他们是否曾从中受益——提出这些问题都是合情合理的。

“对于治疗创伤而言,不存在“首选治疗方式”。如果治疗师认为他/她的某种治疗方式是解决你问题的唯一答案,与其说是确认你可以从中康复,倒不如说他们是这种治疗方式的信奉者。治疗师不可能熟悉所有的有效治疗方式,他/她也许会让你自由选择治疗方式,而不局限于他/她所提供的几种方式。他/她必须敞开心胸,向你学习。性别、种族和个人背景除了帮助病人感到安全和被理解之外,不应当影响到治疗。

“你在与这个治疗师呆在一起的时候感到舒适吗?他/她在跟你坐在一起的时候,也能感到自在吗?感觉到安全是让你能够直面恐惧和焦虑的必要情景。那些苛刻的、好作判断的、易怒的、或严厉的人会让你感到害怕、被抛弃、或被羞辱,而且无益于解决你的创伤性压力。有时候,以往的感觉会被勾起,你会怀疑治疗师和以前一些想要伤害或虐待你的人重合在一起。但愿你们可以一起讨论和解决这件事,因为在我的个人经验中,只有患者对他们的治疗师产生了足够的、积极的感觉,他们才能够好转。除非你感到这个人对你有一定影响,否则我不认为你可以成长和改变。

“重点是:你能否真正地感觉到你的治疗师真诚好奇地想知道你是谁、你真正所需要的事情,而不是某种“PTSD病人的普遍需要”?你是不是仅仅是某种诊断标准上的一系列症状组合?你的治疗师有没有花时间找出你为什么做你所做的、想你所想的呢?治疗是一种合作性的过程——双方合作来探索你的自我。

“那些在孩提时被养育者残忍对待的病人,通常不能对任何人产生安全感。我常常问我的病人,他们在成长中是否能想起任何人让他们感到安全。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保存着一些珍贵记忆:某个老师、邻居、店员、教练、或牧师对他们的关怀,而这些记忆是他们重新学会与人交往的种子。我们人类是一种充满适应力的生物。治疗创伤,意味着记住我们如何幸存下来,也意味着记住什么已经被破坏,两者同样重要。

“我也会让我的病人想象他们在刚刚出生时,可爱的、充满勇气和可能性的样子。他们都有某种“在被伤害之前”的印象或信念。有的人不能记得任何一个让他们感到安全的人,对他们来说,与马或者狗相处比和人类相处更令他们感到安全。”

 

中文的心理健康康复支持组织

精神/心理疾病的康复需要依靠社群和更多人的力量。

目前,在荷兰,并没有以中文进行的精神疾病康复组织。幸而,在最近这几年,在中国大陆有更多的精神健康康复支持组织的存在。透过网络,生活在海外的华人群体也有可能接触到他们。

请你帮助这份名单持续更新;如果你知道更多的精神健康康复团体,请填写以下联络表告诉我。

也欢迎你成立自己的心理健康康复团体。

精神疾病的康复需要你的帮助。

 

 


 

 

上海乐意解百忧项目

重症精神病社区支持、心理咨询、情绪管理、压力管理训练,家属沙龙。成立于2018年4月,位于上海长宁区。

乐意解百忧项目简介

 

上海郁今香

全国第一家为抑郁症患者及家属提供服务的公益组织,于2014年1月在民政局正式登记注册,同年加入美国DBSA(抑郁症及双相情感障碍支持联盟)成为其在亚洲的第一家分会。通过为抑郁伙伴及家属提供同伴支持和教育、社区康复,推动大众心理健康水平的提高。

微信公众号shyjxyjx

刺鸟栖息地

非典型精神健康公益组织。除了开展同伴教育、互助团体、电影放映、文献翻译等常见项目,也通过公共对话、影像制作、戏剧演出、艺术展览等各种创新方式进行精神健康大众传播。

微信公众号请在微信中搜索“刺鸟栖息地 ”

如何在荷兰成为一个心理医生(psycholoog/psychologist)

psychologist(psycholoog)在荷兰并不是一个受到保护的称号。

因此,理论上说,任何人都可以自称为心理医生。

但只有NIP(荷兰心理医生学会)和BIG注册的心理医生可以称自己为psycholoog NIP,而且获得NIP和BIG的认证编号。

一般而言,想要学习心理治疗的人,应该在本科阶段就选择心理学或者健康心理学专业,之后在硕士阶段获得任意的心理学分支硕士学位。如果这个人学习的硕士分支是临床心理学,ta就可以称为“basic psychologist”。之后,申请荷兰心理学培训认证机构(LOGO)的声明,表示本人具备相应的教育背景,能够获得申请荷兰心理学继续培训机构(在北荷兰省这一机构是rino;不同省份的培训机构不同)的资质。如果申请人想要成为健康心理医生(gz-psycholoog),ta就需要进行2年的继续教育课程+2年的精神卫生机构(GGZ)实习。这样的实习机会非常稀少,每年只有40人左右——然而,每年有成千上万的心理学硕士毕业生。完成gz-psycholoog的培训之后,ta可以选择申请BIG为期4年的、成为klinishe psycholoog的实习机会。这样,一个人才能真正完成在荷兰的、临床心理学家的学位。成为gz-psycholoog之后,成员也可以选择进行相应的专科培训,例如儿童心理学家、神经心理医生。这些心理医生/心理学家各自的培训要求不同。

正因为临床心理学家的训练周期是如此之长,所以你并不能碰到很多klinishe psycholoog,而更容易碰到健康心理医生gz-psycholoog和心理治疗师psychotherapist,和普通的psycholoog。

心理学分支协会

北荷兰省心理学继续培训机构rino在这个(http://www.rino.nl/accreditaties)页面列出了几十项心理学分支认证。这些心理学分支学会都是一些行业自治组织,他们自行编写相应的行业准则和成员选择标准。一般这些自治组织都会要求成员在成为正式成员之前受过相应的训练。你可以选择有相关认证的心理医生/治疗师进行治疗。例如,如果你有性方面的障碍,就可以选择荷兰性学联合会(NVVS)注册的性治疗师。

相关:请看《如何判断一个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师靠谱》

如何找到/判断一个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师靠谱

你可以大概根据以下的信息判断一个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师是否靠谱

  • 行业资质
  • 受训背景与文化背景
  • 从业经历和年限
  • 督导和同辈联系
  • 其他人的口碑
  • 与治疗师见面或交谈的感受

行业资质

每个国家对于心理学治疗的培训分类和标准都不同,因此难以判断。正如我在《荷兰心理健康系统简介——心理医生、精神科医生、心理治疗师、咨询师》这篇文章所说,受限于荷兰的心理治疗行业的封闭性,在行业资质对外国人极为封闭的情况下,余下的四项就会非常重要。

受训背景与文化背景

这里指训练的专业背景和文化背景。这个心理医生是否在中文文化下成长?或者ta成长于中国家庭/或ta来自于一个移民家庭?或者ta同时受过西方国家和中国的教育或专业训练?还是ta的成长环境及教育大多数都是在西方国家进行的?ta接受的是专业的大学心理学课程的学习、还是通过一些私人课程或资质进行的?这些课程和学习是在哪个国家进行的?如果ta提供艺术治疗,ta是否受过艺术或文学的训练?ta很有可能接受过社会工作、文学、语言、医学、各种各样的教育背景。拥有共同的背景也许能帮助你们进行心理治疗。而非传统的治疗方式也不一定是不好的。

从业经历和年限

一个好的治疗者会从患者身上不断学习。一般可以认为经验越丰富治疗者学习到的越多——但正如每个人一样,不是每个治疗师都是很好的学习者,而心理学的研究在最近二十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年龄越大并不一定治疗得越好。

督导和同辈联系

一个好的治疗师会经常与督导或同事进行案件的讨论。你如果第一次见治疗师,可以询问ta是否和督导有联系、ta的督导的背景如何。一般一个治疗是一个月至少找一次督导。

其他人的口碑

治疗师一般靠口口推荐。但每个治疗师的治疗方式很不同,每个人对此的响应也不一样,因此有可能一个人会有很不一样的评价。但有时候,病人对治疗师的感受是私密的,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和他人分享自己的治疗经历。

与治疗师见面或交谈的感受

感受一下你自己与治疗师见面和交谈时候的感受。这个人让你感觉到舒适和安全吗?还是让你感觉到冷漠而毫无同情心?如果你感觉到的是后者、或者在任何时候对治疗感到不满,请立刻跟治疗师讨论这件事。

参考:

知乎-怎样找到靠谱的咨询师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722787

简单心理-如何找到适合自己的咨询师?http://www.jiandanxinli.com/pages/19

壹心理-如何才能找到靠谱的心理咨询师 http://www.xinli001.com/info/3194513/

荷兰心理健康系统简介——心理医生、精神科医生、心理治疗师、咨询师

在荷兰,一般而言,提供心理支持的人有心理医生(心理学家)、精神科医生、心理治疗师、咨询师。这些人大都以谈话作为主要的治疗方式,但精神科医生能够以处方药物辅助治疗。

目前,在荷兰的医疗健康服务人员注册体系(BIG)中,只承认两种类型的心理医生:普通心理医生(gz-psycholoog)和临床心理医生(kliniche psycholoog)。因为培训这两类心理医生的过程需要荷兰本地的精神卫生机构提供职位和场所,外国人除非投入10年甚至更长的学习时间,几乎无法成为这两类心理医生。

(见《如何在荷兰成为一个心理医生》。)

你有可能在荷兰遇到一些在其他国家受训的心理咨询师、身心治疗师、艺术治疗师、life coach,以及荷兰旧有教育体系遗留下的行为治疗师、儿童治疗师、社会治疗师、家庭治疗师等,称号十分丰富。所有的这些人,都可以称为Psychologist(荷兰语: psycholoog)——因为在荷兰,“心理学家/心理医生”(psychologist)是一个依据教育背景、而不是依据统一资质考核为前提的称号。

一般而言,如果你遇上心理问题、或者全科医生(Huisart)怀疑你的躯体症状与精神问题有关,他会推荐你去找独立执业的psycholoog,或者去专门的精神卫生医院(GGZ),在那里你可能会遇到gz-psycholoog(普通心理医生)、kliniche psycholoog(临床心理医生)或psychiater(精神科医生)。

不少人会选择以skype等远程方式选择在中国的治疗师/咨询师。然而,这里可能带来很多问题:

  1. 只能进行1对1的心理咨询,而几乎不能进行团体心理治疗
  2. 一些心理治疗技术难以通过网络使用,例如EMDR。
  3. 你和治疗师之间只能看到脸,而两者之间的肢体语言和表情难以传达。
  4. 远程治疗受限于网络信号;有时网络故障会导致咨询时间减少。

针对心理治疗的费用,保险公司的赔付比率和方式需要治疗师个人/治疗机构直接与保险公司沟通。一般而言,BIG注册体系下的心理健康服务能得到最多的保险补助(见NIP有关健康保险的说明(英文))。

但出于文化因素(以及荷兰心理治疗体系对华裔群体彻底的漠视),NIP心理医生虽然可能能给你最多的保险补助,但不一定能确保你获得的心理治疗一定能奏效。

请与心理医生/咨询师亲自会面,大胆探讨双方的互动和治疗方式,选择最适合你的治疗方式和治疗者。

为什么我们需要中文的心理咨询服务

  • 人人都会遭受各种各样的困境和挫折
  • 当这些问题超出了我们个人可以解决的范畴,我们需要向寻求建议和帮助
  • 而这些感受我们很难用另一种语言表述——我们甚至很难用中文说出来
  • 荷兰人、或其他与我们文化背景不同的人,或许很难理解我们的困境
  • 其他文化背景的人很可能不能理解我们表达情感的方式、行动和学习的方式
  • 荷兰的精神科医生/心理学家也许会因为误会我们的表达和思维方式,而产生误诊
  • 我们很难向亲近的人倾诉我们心中的积郁——特别是他们本身是我们困扰的来源时
  • 我们亲朋好友也许并不能持续、稳定地给予我们心理支持
  • 亲朋好友也许并不知道如何才能最恰当地帮助我们
  • 在孤独中,我们缺乏动力去改变

拥有一个与你有相似的文化背景、或经验丰富的临床心理学工作者,面对面、开诚布公地进行交流,是了解你内心状态最好的方式。心理咨询师是你私密的、持续的、和专业的人,陪伴你处理挫折、共同面对困难。

所以我们需要在荷兰的、会说中文的心理学工作者的帮助。

如果你需要进一步与家庭医生、精神科医生或社工进行沟通,你也可以信赖心理咨询师。

请按这里看我们的中文心理师/治疗师名录

如果你处在危机中,急需援助,请看24小时求助热线